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脑培训 >
查看新闻

终生血汗5000件文物捐给广州 杨铨曾被郭沫若盛赞

* 来源 :http://www.chikarae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4-17 12:01
北宋 登封窑白釉珍珠地四耳壶 杨铨捐献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藏品 元 青花折枝菊三足炉 杨铨捐献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藏品 战国 五山镜 杨铨捐献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藏品

  起源: 新快报

  (原标题:耗尽毕生心血搜集五千件文物捐给广州 杨铨曾被郭沫若盛赞:无私精神十分可贵)

  终生省吃俭用,历尽艰苦,把竭尽终生心血征集到的、流散于国内外的贵重文物全部无偿地贡献给国家,而一件也不留给自己的子孙后辈。他,就是生于清末民初的收藏家杨铨。从1959年到1964年间,他总共运回广州文物8批次,共5542件(套),其中陶瓷3390件(套),铜器231件,玉器184件,竹雕244件,木雕26件,古墨620件,书画296件和一批文物图书资料;另捐献给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桂林博物馆数百件文物。其捐献文物数量之大、品类之多在当时广州尚属首例。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卢远芳 整顿

  英国上司指导入门,17岁开端各处寻找文物

  杨铨先生是广东省鹤山县人,生于祖公民族危机日益深重的1891年。他的父亲在他诞生后不久就离乡背井到香港营生。杨铨16岁那年亦到香港,随父在一位英国人创办的太古船坞工作。其父是该船坞的一位小人员。初进太古船坞时,杨铨作为后生时常代父送件到英国人上司家里。这位英国人酷嗜收集中国古代文明遗物,古玩、字画、陶瓷、雕塑、碑帖以及富有自然画意的大理石等都是他所喜好和悉心搜求的。杨铨看见他的客厅里到处摆满了古董、字画,觉得十分奇异。

  有一次,他忍不住问这位英国上司,为什么要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又破又烂又旧,放在这么清洁美丽的客厅里有什么作用?英国人听了这位小后生的提问后哈哈大笑。他走到杨铨身旁,操着一口半通不通的中国话,拍着他的肩膀说:“傻瓜!你不要小看它们,这是中国极其珍贵的东西,全世界到处都有人在收集、保藏。你今后假如在哪里见到这类货色,就告诉我或帮我买下来,这对你今后是有利益的。”杨铨听后拍板应允。从17岁开始,杨铨就常常手里拿着这位上司给的钱,在送件之余,到各处寻找中国历史文物。他在接触文物的进程中,由不意识到认识,以后匆匆发生了兴致,有了必定的鉴赏才能。

  向亲友东借西凑抢购唐代《文成公主降番图》

  那时候,人们常常能够看到一位衣着笔直西装的年青人出入于香港、澳门及中国内地古玩店、文玩档,打探各种行情,他像着了迷似的学习文物常识,收购各种文物。

  有一天,杨铨偕挚友任真汉散步街头(任真汉是个对古文物素有研究、教训丰盛的画家)。他们看到在充盈街头的古董摊之间,有一位衣衫破烂的老汉摆卖一幅古画。杨铨与任真汉走上前去仔细欣赏,发明这是唐代大画家阎立德(阎立本的兄长)画的《文成公主降番图》真迹,乃是一幅稀世奇珍!但白叟要价甚高,而且非要当时最通行的“日本军票”不可。杨铨一时无奈凑足这笔款,正在可惜之时,忽然走来两个问价的日自己,看得出他们还真的识货懂行。杨铨与任真汉担忧这幅名画落入日本人之手,两人商讨下,决议赶快承诺卖主的要价,并商定第二天成交。杨铨回到家里,立刻到处向亲友求助,东借西凑,好不轻易才凑足了这笔款,把《文成公主降番图》抢购回来。

  望着这幅多少经曲折的国宝,他们难以克制冲动,终日像着了魔似的,把它翻开来细心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并翻书寻典,对画面的内容及题名题字逐字逐句进行对比、辨别。

  慧眼“捡漏”光孝寺五代贯休画的罗汉图

  有一年,杨铨到广州看广州市美画展,探听到有一位美术学校教务主任在旅行日本时,从一位日本华侨手上买回一幅唐人花鸟画,就想措施找到这位教务主任,仔细欣赏这幅画,并托人请求他转让。收购这幅画后,杨铨与任真汉从画的隐秘处找到了画家滕昌?的落款署名,字体凝重,画迹也是晚唐方有,比宋画有更多的厚重感。这幅画的原主,那位日本华侨,是为了不让国宝长流国外,才让这位教务主任带回广州的。

  在广州碰到古画的情形还不少,其中,最名贵的,可算原藏广州光孝寺的一幅五代画僧贯休画的罗汉图,可能是由响马偷出售给古董贩子的。画上无落款,古董贩子不知此画来头大,要假装成名人手迹,就找了个不易有画迹留下的南宋画家的名字来做假款,在画的下边用小字写上“朱玉”两字,而在题目上则题作“南宋朱玉画大阿罗汉图”。杨铨见了此画后立刻把它买回来,并请任真汉一起鉴定。他们查出清初的诗人朱竹坨和广东诗人陈恭尹,曾用长诗咏述过他们在光孝寺观赏贯休画罗汉时的情景。两人的诗皆具体记述了画中的形象情态:一只巨猿持帚站在庭中扫落叶,一个高僧在窗内写经,一个酒保在高僧背地恭立,画中风物皆有诗句描述。诗与画绝对照,即证实此画是光孝寺旧藏贯休画的三幅罗汉图之一。据记录,它是苏东坡在遭贬海南时,留赠给光孝寺的。杨铨当时得此法宝喜不自胜,即时把它收藏起来。

  1959年到1964年间共捐献文物5542件

  1958年,原广州美术馆刚成破开放不久,藏品缺乏,当时朱光(时任广州市市长)从黄新波(原广东省美协主席)、黄笃维(原广东省美协秘书长)处获悉杨铨珍藏文物的业绩,遂委托他们函请任真汉向杨铨商借一批古字画给当时的广州美术馆展出,申明展览停止后保障送回香港。杨铨很快批准了,并委托任真汉扶送200多件字画回广州展出。1959年画展结束,借展的字画正待装箱运港时,朱光接到杨铨的来信表现:借展的书画不要送回香港了,我还有文物送回给祖国。未几,杨铨第一批捐献文物运抵广州。

  1960年春,杨铨第二批捐献文物运回广州,并附上给朱市长的一封长信,信中明白表示:“愿将家藏文物全体无前提分批捐献给祖国,供宽大大众共赏。”从此当前,每年分一、二批每次数十箱捐献文物运回广州。每次装运文物前,杨铨为了保证文物运输的保险,都亲身备料,和雇工一起制作囊盒,并伴随文物前来广州,与博物馆工作职员开箱收拾,盘点入库。有时因赶时光,文物清点又不能操之过急,工作人员天天加班加点至深夜。那时生涯条件较差,工作艰难,杨铨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有时随文物带回一点糖豆供晚上工作的人甜甜口。到1964年捐献工作基础结束,总共运回文物8批,5542件(套),其中陶瓷3390件(套),铜器231件,玉器184件,竹雕244件,木雕26件,古墨620件,字画296件和一批文物图书材料;另捐献给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桂林博物馆数百件文物。其捐献文物数目之大、品类之多在当时广州尚属首例。

  1967年,杨铨可怜病逝于香港。他为了大量国家可贵文物不致四散散失,足足消耗了整整毕生的血汗。所庆幸的是,杨铨先生捐献的文物,全部完全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杨铨与郭沫若的来往

  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郭沫若居留香港期间与杨铨有所交往。杨对郭广博的学识极为钦佩,而郭对杨的藏品也十分赞美。有一次,杨曾十分感叹地对郭说:“假若有一天,海内呈现一个开明和提高的政府,我乐意把毕生收集的各种文物和艺术品,全部捐献给国家。”

  1949 年10月1日,神州大地一声春雷,杨铨渴望的日子终于来到了。1957年,杨铨的好友任真汉应邀到北京加入“五一”节观礼,并到各地参观旅行。返港后,任真汉以本人的耳闻目击告知杨铨:大陆国民政府公布了各项文物维护政策,地上地下文物都得到妥当保存,文物博物馆事业得到飞速发展,还公然展出让人参观、研讨。这一喜讯,像东风吹开了杨铨心头的冰霜,打消了他多年的疑虑。

  郭沫若生前亦曾热忱题词赞赏他:“以四十年间的收集,募捐国度,像这种爱国主义的忘我精力,非常宝贵,值得咱们颂扬跟学习。”

  (本文局部内容据吕雪萱《记香港已故文物收藏家杨铨》、苏乾《香港杨铨先生捐献文物补记》)

下一篇:没有了